锻炼与正反馈效应

距6月5日开始跑步已有16天,期间除了一天休息以全身拉伸替代之外,都保持了跑步的习惯。很幸运我找到了合适强度、方便的运动方式–3公里法特莱克跑,并真切感受到锻炼带来的巨大收益,鼻炎缓解、眼睛干涩程度减少、身体轻快灵活。除非下雨,我都会在早上6点30进行晨跑,这也让我养成早起的习惯。
正是这种正反馈效应,现在让我觉得一天不跑都难受。生活中这种机制其实非常常见,比如胜者通吃,对企业来说,技术可以让企业的产品迅速做大;对个人来说,如果你能在某个领域中表现得比所有人都高出一点点,也许你的收入就会比所有人都高出很多倍。
我们可以利用或者限制事情的正反馈效应,来达到我们的目标。
对于自控的机制,以前的人认为自控力是一种肌肉,越练越强。但是生活中有人知道喝酒误事平时滴酒不沾,偶然遇到挫折喝了一次酒,以后便嗜酒成瘾,这似乎不满足肌肉说。于是在《为什么佛学是真的》中提出了另一种观点–模块说。我们大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各个模块的感情力量强弱对比的结果,模块变强的机制则是满足感。一个戒酒很长时间的人,偶尔喝一次酒就马上就又想喝酒,因为他的喝酒模块一直被压制,偶尔喝一次酒带来的巨大的满足感,就足以把它再次激活。如此说来,最好的自控方法应该是打断正反馈,不让相关模块获得即时奖励和满足感。为了打断正反馈,耶鲁大学医学院的贾德森·布鲁尔(Judson Brewer)提出了“正念冥想”,分为四步:
*
识别感情(Recognize the feeling)。当你想抽烟的时候,你要意识到,想吸烟是一个感情。
*
接受这个感情(Accept the feeling)。不要把这个感情推开,不要对抗,要承认自己想吸烟,而且承认这是一个合理的感情。
*
观摩研究这个感情(Investigate the feeling)。从旁观者的角度,分析这个感情,它的力量有多强?是我身体的哪个部分有吸烟的需求?这个感情有“颜色”吗?是什么“材质”的?当你从各个角度去分析它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感情不再是你的一部分了。你越分析它,它就离你越远。
*
分离(Non-attachment)。你和这个感情就分开了,这时候你已经不想吸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