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角度新知第一期

不定期分享我看到颠覆认知的新观点,用新角度来看待问题。

童年是一种风险解决方案

最近精英日课专栏在解读《园丁与木匠》一书,书中分析了为什么人类需要那么长的童年。

  • 动物界的普遍规律是未成年期越漫长的物种,智力水平越发达。漫长的未成年期是人类的竞争优势,人类面对复杂多变的环境采取了先探索后收获的策略。不用为生计发愁,每天吃饱了除了学习就是玩,这是未成年人的特权。而人类中的成年人对此则是欣然接受,心甘情愿地给孩子提供各种服务保障。当然这么做的回报也是巨大的,人类一代比一代强,早就不是一般的灵长类了。
  • 人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有个理论认为五万年前的气候变化导致人们不得不到处迁徙,为了适应环境的变化,需要用更长的童年作为风险解决方案。在父母的庇佑下,孩子可以在各个方向探索,掌握不同技能,以期让他们学会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适应未来多变的环境。根据不同的家庭条件,要学习的内容的优先级是不同的,要将有用的技能和看似当下无用但是以后可能排上用场的技能分为两个阶段。对于暂不至于要为温饱发愁,想要将来能够走得更长远的人,就需要平衡”学以致用”和”无用之用是为大用”的关系。

把女足和男足比较是一个认知错误

网上经常有人问为什么中国女足比男足强?怎么不把给男足的钱来支持女足?
女足,是一个只有少数国家的少数人参与的业余项目,没有市场,需要国家财力支持。而男足,男足,是高度竞争、高度交流、完全职业化的竞技项目,是市场经济,是自己挣钱。
男足的成熟度非常高,中国男足正走在变成熟的路上。女足的成熟度很低,中国女足是在跟其他国家的一帮业余选手瞎玩。

没有“好”基因和“坏”基因

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医疗条件都大大改善。身体天生比较弱、甚至有遗传疾病的人,也有几乎同样的机会留下后代,传播基因。有人会担心一些“坏”的基因被流传下来,导致人类整体的基因库在变“差”。
实际上,地球的自然环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某一时刻的幸存者很有可能在下一刻身亡。在更广的时空尺度下,我们主观认定的“好”“坏”大概率是不靠谱的。比如现在导致镰刀形贫血症的基因突变,曾经帮助我们的祖先在蚊虫肆虐的热带雨林保持对疟疾的抵抗力;现在让我们罹患糖尿病的基因,曾经可能帮助了我们的祖先们在饥荒的时候更能忍耐。这些当下看起来“坏”的基因,也许在将来的环境中成为“好”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