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读书的偏执与反思

近日观看了窦文涛主持的《圆桌派》节目,其中有一期是的主题是“选书:读什么书成什么人”,谈到不同时代下人们对读书的看法,从书店卖的书看社会面貌,读书的目的等话题。

越来越不读书的社会

十多年前,由于科技还没那么先进,生活水平也没那么高,人们在谈起兴趣爱好时很有可能是读书、旅游这种泛泛的项目,而现在,对于兴趣爱好,现在的00后甚至可以细化到二次元、ASMR音乐等。

有人通过网络游戏学会如何与人打交道,遵守团战的约定,一定要准时上线赴约。有人喜欢游戏中的道具,在现实中找到原型,去了解武器的历史,甚至去拜访了收藏该武器的博物馆。有人通过在线的大学公开课观看视频了解各种感兴趣的学科。

这个时代,获取信息的途径十分多样化,塑造我们人格的事物也越来越复杂。各种信息媒体每天推送大量热点消息,各种浓缩版的听书音频大行其道,短视频应用风生水起,读书时间似乎已经被碎片化的生活占据了,人们在追求即时体验时已经没有耐心去打开一本书,更不用说砖头一样的鸿篇巨作。

每一辈人总是有人说,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而实际上,可能这都是老一辈人的偏执。每一代人总会有自己的办法适应当下的社会,塑造未来的社会。在信息技术发达的今天,我们可以更多样化地获取到信息,这可能也是读书越来越少的原因。不必对读书抱有一定要读的偏执,每个人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了解世界,了解自己。

为什么要读书

不同的书存在,有不同的理由,它针对不同的人。从这点看,书籍之间并不存在高低价值。机场书店通常摆得最多的是励志与成功类的书,其实这是符合经常出没机场的20-40岁商务人士的定位的,他们渴望成功、焦虑、奋斗。有些人觉得那些类型的书只是让你打一会鸡血便抛在脑后,其实关键还是看书的这个人怎么去用其中的方法。

不同的目的导致不同的阅读方式和结果。窦文涛作为主持人需要速读很多书作为节目的准备材料,蒋方舟通过阅读叶卡捷琳娜女王的事迹了解如何交男朋友,张立宪作为出版人需要阅读很多书稿来筛选书目。

知识之间的连接,是一件有趣的事。比如最近听了《硅谷之谜》一书,讲到硅谷背后的三大科学基础之一,是控制论,当时只是留下了一个印象,具体理论描述已然忘记。最近在看《失控》一书,书中详细描述了控制论的产生及具体运用,给我留下深刻印象。